新城理财网—投资者信赖的财经理财门户网站

美联储原副主席:中美两国可能最后都会采取负利率

2021年,新冠疫情肆虐全球,世界经济陷入停摆。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全球危机,全球经济正面临着需要供给双重冲击,任何经济体都难以独善其身。值此变局重要时刻,凤凰网财经联合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北京大学国家进步研究院以“全球经济与政策选择”为主题,邀请政商学企界嘉宾通过线上形式分析全球经济面临的机会与挑战。

在5月7日的凤凰连线中,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金融学教授兼实行院长张春与美联储原副主席、以色列央行原行长斯坦利·费希尔就疫情下的全球经济展开了一场对话。说到将来美国经济走势时,费希尔表示这个时期确实不会出现实质的经济增长,但经济大概会回弹,技术可能会以更快的速度刺激经济增长。

自动播放

在这一背景下,美联储是否会考虑实行负利率?费希尔坦言,美国政府对负利率的态度整体上“很反对”,“我还在美联储的时候就曾表态‘假如美联储自己允许负利率状况发生的话,美联储的声誉就遭到损害了’,”费希尔说道,“将来如有必要状况,美联储会实行负利率,但最好还是不要开始。”

对于新冠疫情之后的中美关系走向和经济进步,费希尔表示,为了使经济维持一定量的增长,中美两国可能最后都会采取负利率。“在疫情这一问题上,合作要比争执不下来得更容易。”费希尔强调,“大家需要清醒地意识到,这部分事情都不是可以随便解决的。和平有不少好处,最大有哪些好处就是大家不会让人类本身所杀害。可能有人会问‘你是宁可被病毒杀死还是被战争杀死?’,我的答案是‘两者都不是’。这就是大家所期待的,也是大家努力的方向。”

周小川:中国可以尽可能防止迅速地进入到负利率年代

2021年11月,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曾在革新经济平台上表示,事实上大家中国还是可以尽可能防止迅速地进入到这个负利率年代,假如可以管理好微观货币政策,可以不需要那样依靠很规的货币政策。量化宽松政策事实上只不过一种传统的、常规的货币政策,它并非一个很规的政策。

以下为张春与斯坦利·费希尔对话实录:

张春:费希尔先生,非常高兴你能来参加这次的线上会议;大家知晓现在新冠肺炎病毒让所有人都有的措手不及。你觉得这次危机和历史上其他危机有哪些不同?譬如和2021年的金融危机与1929年的经济大萧条相比。

费希尔:和之前的有外部源头的事件相比,我感觉这次的新冠疫情跟之前的西班牙流感非常类似。对我来讲,这次的新冠事件更像那次,其他的诸如08年金融危机、1929年大萧条等,都没那样的夸张、极端与具备这样大的破坏力。但一旦它们出现,你的世界就完全变了。我想这次参加线上会议的人,包括你和我可能都会觉得整个经济周期是由财政或货币政策构成的;然后忽然之间,大家发现自己面临着一个这样强大的病毒,而它也是致使这次事件与其他由财政或货币政策导致的负面事件存在差异是什么原因。

这次事件的区别就是这个病毒本身。虽然我知道病毒,但在所有大家过去有过的案例中,我从来没见过这样强大的病毒,我还没适应大家目前面临的这个状况,我感觉这就是最大的区别。这确实是我研究经济50年以来遇见的最具威力的经济周期事件,假如可以称之为“经济周期事件”的话。

美国现在面临的困难确实非常大。同时还面临一个事实,美国政府的联邦式构造意味着其权利的分配也是不同的。另外, 美国决定什么时间开学其实就是各州在决定他们什么时间停止所有些干涉,这就是美国的近况。现在的情形还不是非常明朗,好像国内每个州都会对风险程度、怎么样回归正常生活等作源于己的决定;这部分状况我从来没经历过,我不知晓你们有没处置过这样的情况,但这确实是一个很大、很不简单的挑战。所以和08年金融危机与1929年大萧条比起来,此次疫情的区别在于它的破坏力更强与是由非经济原因致使的,这至少是我职业生涯中未曾处置过的事件,大家目前还没解决的方法。

张春:你怎么样看待美国针对这次疫情颁布的政策? 具体一点来讲就是针对这次疫情的经济应付策略?

费希尔:问题就是在非常长一段时间内,美国仿佛并没很严肃地对待这个事件。美国总统在2,3月份的时候宣布只有15个人感染,忽然之间大量的生活病、死亡或者在他们我们的公寓里隔离,至少在纽约,大家还没解除隔离;这是个巨大的改变。我的意思是,一方面大家说只有一些人感染,但结果却是几乎每一个人都有连续好几个月不可以工作;美国的隔离政策是比较极端的。相比之下,中国非常适合地控制住了局面,这也是此次经济周期事件和其他事件的区别。假如让我来描述这次事件的话,在大家习以为常的经济周期里,有两件事非常重要: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不幸的是这次事件还有第三个参与者,就是新冠肺炎病毒本身。现在大家没任何有效的治疗策略,除去被人们停工停产直到可以控制住疫情扩散为止。在美国这是一件大事,这件事也还没结束,由于几乎每一个美国人都了解可能还会有第二轮、第三轮的爆发,抗“疫”的道路道阻且长。

张春:就财政和货币政策方面,你如何看待美国政府针对疫情颁布的手段?

费希尔:我觉得美国联邦政府刚开始处置疫情的时候,做得还是比较成功且有力度的。这也是我所知晓的历史上联邦政府最大的一次行动。

张春:外面也有不一样的看法,觉得美联储直接将美国政府支付给美国人的巨额债务货币化,美国债务货币化已成定局;你如何看这种看法,你感觉这部分举措适合吗?

费希尔:我觉得这部分举措是适合的,债务可以偿还,债务总有一天可以降低。但假如他们什么都不做,这个病毒将会持续蔓延。我过去经历过饥荒肆虐的状况,当时怎么样养活人民都成问题,目前饥荒也依旧是个不容小视的问题。但就这次疫情来讲,它给美国经济带来了巨大的重创,绝对比我在非常长一段时间内经历过的任何骚乱还要紧急。

张春:目前大多数人都在批判现代货币政策,美国政府的手段跟那套理论办法是否也有相似之处?你如何看?

费希尔:我感觉根据现在的情形,只有联邦政府展开有力行动才能合情合理;顺便说下,财政部能迅速把不少钱放在系统中,我不会称它是“现代货币政策”理论,由于这就等于认可要在某个阶段去偿还这部分钱,但无人会去做,也无人会说大家不可以破坏这个预算规则等等,由于大家需要阻止经济下滑。我一直能听到大家说着如此或那样的情形,说假如这样的情况发生了,经济就会坍塌之类的。有个关于亚当斯密的故事,就是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一个在国会工作的亚当斯密的同事说这场战争会毁了美国,他说战争的影响很紧急而且困难摆脱。这次也是,我也觉得前路艰险,在这种困难的状况下,一些手段也已经展开。

张春:你如何看此次疫情中欧洲和中国采取的经济应付手段?

费希尔:欧洲人在拟定一套一致性的货币政策上仍然存在问题,部分缘由是由于欧央行的影响力仍然非常大,他们对此也比较担忧;假如你进行了很多采购,你同时也不希望出现巨额预算赤字或类似的状况。一般来讲这没那些问题,但在当下疫情时期恐怕不可以,信贷太缓慢,钱总会过来,但需要等非常长一段时间。中国此次应付疫情的手段我并不完全知道,但非常了解的一点是你们已经成功度过了第一波疫情,或许这是对中国而言唯一的一次危机。中国应付疫情的做法很到位,假如疫情再度袭来,你们可能也要第三或第三次全力以赴地应付,百年前的西班牙流感就有三次传播。

张春:日本的状况呢?

费希尔:日本的情况看着还可以,但从目前的察看来看,可能会迎来第二波疫情。

张春:是的,日本状况整体还可以,但还有财政刺激,从长期来看你觉得这会有问题吗? 基于日本长期以来的刺激政策,或许如你所说,负利率或许不是问题,你如何看?

费希尔:在日本的货币政策首要条件下,利率是比较低的,现在政府是有操作空间的。在十年前,这是不可能的。目前日本的财政机关可以花不少钱;非常显然他们可以在低利率的状况下募集更多资金。这样的情况会持续很长时间吗? 我也不知晓,但这是大家以前在日本念书那会儿不敢想象的。

张春:展望将来,你觉得之后的境况会变得如何?倘若人类控制住了病毒,大家将怎么样恢复正常的状况?这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吗?会有哪些困难? 从长期来看,怎么样改变目前的局面?

费希尔:目前有很多人力致力于研发疫苗或其他有效的治疗方法。假如大家有了疫苗,就像应付流感一样,境况会大不相同。但还没有到时候,你在电视上会听到不少美国政府官员讲话,他们知晓大多数人正在一致努力应付病毒,研发疫苗;也有人说还要再等一年,这真是漫长。事实上我在南非中部长大,那里曾是疟疾的高发区。我爸爸由于罹患疟疾只能在家卧床,但当时的机制和社会水平有限,非常难治愈这种传染病。后来他用了一种英国的特效药,状况有所好转,但即使如此南非还是没彻底治愈疟疾的治疗办法。我还是期望一年内,不管如何疫苗或治疗的控制和预防策略假如可以落地,这都是件非常好的事情,这就不会像当时疟疾那样难以控制。假如真的要等很久,疫情控制真的会非常的麻烦;所以在将来的半年或一年内,还会有一段时间大家在日常、外出时还要戴着口罩。这种情况真的需要一些时间恢复, 但倘若不采取任何防护手段,无人可以预测结果,世界上的大城市也难说何时才能恢复昔日的活力。

张春:这次疫情将怎么样改变大家对经济政策特别是财政和货币政策的理解?疫情之后会有哪些相应的调整吗?

费希尔:举个容易的例子,因疫情致使的一个改变就是大家可以不需要跨城、跨国坐飞机过来参加会议了。这是非常大的转变,像你我如此的人可能不少时间花在了飞行交通上,之后会大大降低,这是一个巨大转变;第二就是伴随时间推移,大家会习惯和病毒相处;旅游的次数一旦变多,对于满世界出差其实并没太多感觉了;所以能通过像Zoom如此的软件进行远程会议我还是非常快乐的。以前我要做一个演讲的话,算上路程至少要花3-4天的时间,如此就容易多了!我非常喜欢如此的方法。

张春:你觉得美国的经济预期会和日本目前的状况类似吗,比如低利率甚至负利率?

费希尔:我估计这个时期确实不会有实质的经济增长,我觉得目前不太一样的是,经济还可能回弹,技术可能会以更快的速度刺激增长。依据西北大学Golden教授的书中所说,大家这一代经济学家的成长是经历了一段不同一般的时期。譬如当大家还是学生的时候,大家所认知到的世界的本质和目前完全不同,过去既是过去。当你和大家讨论新的进步事物时,你非常惊奇地发现变化的程度实在太大了。我觉得二战后的进步和变化没之前那样显著了,直到二十世纪快结束的时候,世界发生了非常大改变。

张春:对于负利率你如何看呢?美国会大概用负利率吗?

费希尔:对于负利率的态度美国整体上很反对。我还在美联储的时候就曾表态过“假如美联储自己允许负利率状况发生的话,美联储的声誉就遭到损害了”。

张春:你觉得在必要时还是可以用负利率吗?

费希尔:可能有需要的时候会出现负利率,但最好还是不要开始。

张春:你怎么样看待这次新冠疫情之后的全球化趋势,特别是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关系?

费希尔:为了使经济维持一定量的增长,中美两国可能最后都会采取负利率。过去可以将国家分为两类,一种是一直采取正利率的国家,另一种是一直采取负利率的国家,这种想法目前已经不可能了。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合作要比争执不下来得更容易,大家需要清醒地意识到,这部分事情都不是能随便解决的,和平有不少好处,最大有哪些好处就是大家不会让人类本身所杀。那样可能有人会问:你是宁可被病毒杀死还是被战争杀死?我的答案是,两者都不是。这就是大家所期待的,也是大家努力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