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理财网—投资者信赖的财经理财门户网站

网络红人补税第一案揭秘,云数据为税收公平赋能

□陈白(媒体人)

■ 来论

近期,“郑州税务部门运用云数据追征一名网络红人662.44万元税款收入国库”的消息引发关注,这被叫做“网络红人补税第一案”。此案涉及的金额也表明,对网络红人的税收监管,该是值得正视的问题。

当然,此案真的值得关注的是,云数据技术在征税范围的应用,意味着以往容易被隐匿、被忽视的各种收入,将来将不再有偷税漏税逃税的可乘之机。

在造就网络红人经济的同时,网络和云数据技术的迅速进步及其在监管和政务范围的应用,也使执政更为科学化。在技术加持下,所得税的征收更科学,也就意味着税负的承担更公平。

此前,受限于技术方法,对多元化的个人收入状况,税务部门并不可以有效学会;尤其是网络红人经济兴起之后,带货、打赏等收入远远超出此前征税的固有分类,这意味着:大伙都了解明星、网络红人收入不菲,但受限于收入途径多元等原因,对他们的个税征缴计算却极为困难。

这种“税收盲区”,也使税收这一保障社会公平的二次社会分配工具没办法最大程度地发挥功用。现在,云数据方法的应用解决了这部分盲区,也为将来的税负公平和税制改革提供了更坚实的底座。

达成税负公平的重要之一在于优化税制结构,发挥好税收调节收入分配的职能。长期以来,中国的个税都是根据分类来征收的,即对纳税人的各项收入进行分类,采取“分别征收、各个清缴”的征管方法获得个税收入。这种规范在客观上导致了收入出处单一的工薪阶层缴税较多,而收入出处多元的高收入阶层缴税较少的问题,明星和网络红人只不过其中之一。

对个税改革,此前大多在关注起征点问题,但个税改革的重点不只在于提升起征点,更要紧的是合理设计劳动所得与财富所得税收分配关系。在各项基础性分配规范渐渐健全的当下,作为收入分配的要紧调节工具,税收的重要程度无疑会被愈加看重。而云数据的应用,为税制结构改革朝这部分方向优化提供了要紧支持,也将为规范网络红人经济提供要紧支撑。将来,网络红人要想偷逃税款将变得阻力重重。

上一篇上一篇:蜜雪冰城店铺数过万存管理隐忧 食品安全问题频发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