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理财网—投资者信赖的财经理财门户网站

震撼,跟国家签了供货合同,竟中途断供!百亿医药巨头被处罚,公司刚刚紧急回话…

记者|金喆 林姿辰(实习)

报名、竞标、供货,串起药品集采的全过程。其中,作为决定集采落地的重要一环,“供货”一直处于不被关注的角落,直到这次有药企摔了跟头。

8月20日,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发布《关于将华北制药股份公司列入违规名单的通知》,称第三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品种布洛芬缓释胶囊的中选企业——华北制药(600812.SH)在山东未能按协议提供约定采购量,经多次约谈协商仍未改变,决定将其列入“违规名单”,并取消其在2022年5月十日前申报国家集采的资格。

这一消息无疑是平地惊雷——为何入选后会断供?中选药企断供现象常见吗?被夺走集采“门票”,对于市值174亿华北制药意味着什么,又向药企们传递了什么信号?

校对|段炼

“一对一”集采规则内含风险

华北制药遭到的严厉惩罚让公众关注到集采药品供货环节,但断供已经不是初次。

记者注意到,去年6月和11月,云南医疗保险局和北京药品阳光采购平台就曾先后发布过不正常供货的药品和企业名单,其中云南医疗保险局披露了恩替卡韦、阿托伐他汀钙、苯磺酸氯地平等8个短缺商品,涉及提供企业有苏州东瑞、兴安药业、常州四药、扬子江药业集团江苏制药、国药集团容生制药、瀚晖制药、广州白云山天心制药、湖南华纳大药厂;而在北京公布的信息中,由于蓬莱诺康药业二甲双胍片和南京长澳制药匹伐他汀钙片在短期内没办法足量提供,而增加3个月过渡期。

对此,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表示,药品进入集采后提供跟不上,其实是非常常见的现象。究其缘由,可能有:一是材料药价格由于垄断或者其他缘由出现上涨,致使集采价格覆盖不了本钱,企业不愿亏本提供而选择断供;另一种可能是药企在生产过程中出现问题需要改造生产线,致使没办法正常生产而断供。

史立臣对记者表示,价格上涨和生产线改造都是意料之外事件,不少企业在集采时没办法进行预判,所以断供在一定量上是不可防止的,但现行的集采规则其实暗含了断供的风险。

“现在的采购规则是一对一,即一家企业对应某个或某些地区,那样只须这家企业的生产出了问题,就会出现断供。”史立臣说。

其实,华北制药供货爆雷后,也有人质疑用集采这种单一方法替代原来的多样化供给方法,是不是势必会致使断供;还有人在社交平台透露,华北制药之前中标的头孢氨苄胶囊也曾被医院上报缺货,甚至还有医院反映从来没收到过货,后来一年集采期限结束后,山东又组织了头孢氨苄胶囊的专项采购。

据《每天经济新闻》记者统计,自2021年首轮4+7试点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拓展到今天,华北制药只在第二批和第三批国家集采中成功中标。其中,第二批中标药品为阿莫西林胶囊和头孢氨苄胶囊,第三批中标药品除布洛芬缓释胶囊外,还有盐酸二甲双胍片。

现在,第二批全国集采中选药品首轮协议期满,其续签工作也在多个省份陆续完成,其中已有省份续签了华北制药的头孢氨苄胶囊;而依据第三批国家集采文件的有关规定,本轮采购周期原则上为3年,采购周期内采购协议每年一签,盐酸二甲双胍片的签约状况会不会遭到本次惩罚的影响还不确定。

因此,此次华北制药遭到的惩罚实质影响有多大,还需要进一步评估,而业内人士也表示此次事件对业界的威慑力还取决于华北制药受影响程度。在22日的通知中,华北制药表示:

公司布洛芬缓释胶囊2021年销售收入为50.22万元,占公司2021年度营业收入的比率为0.0044%;2021年1-7月,该商品销售收入293.81万元,不会对公司当期经营营业额产生重大影响。鉴于国家第六批药品集中采购的拟集采商品等信息尚未公布,公司尚没办法预测至2022年5月十日国家组织的药品集中采购活动及入选商品的销售状况等对企业的影响。

另外,记者曾联系到华北制药内部人士,他们表示现在还不了解,后续将进行回话。

编辑|张海妮 何小桃 易启江

主动提出放弃资格

业内专家:断供较为常见,

封面图自摄图网,图文无关

华北制药紧急回话

2021年8月20日,国内第三批国家组织的药品带量采购在上海进行,而华北制药此次断供的布洛芬缓释胶囊,在当时共有4家企业中标,分别是上海信谊天平药业、珠海润都制药、南京易亨制药和华北制药。其中,华北制药价格最高——0.3g、30粒装规格价格8.04元/盒,平均0.268元/粒,单价不到三毛钱,中标范围覆盖天津、山西、山东、湖北、湖南、陕西、青海七个省份。

根据当时规定的80%的约定采购量,山东布洛芬缓释胶囊的供量高达2511.1125万片,在所有该品种省份采购量中排列第三。

8月22日晚间华北制药紧急发布通知回话表示,公司布洛芬缓释胶囊中选后,虽然公司积极采取了有关手段,但因为现有产能不足,责任单位看重程度不够,有关注册和变更政策调整,加之疫情影响,致使公司没办法保障正常提供。公司为了尽可能减少对山东集采提供的影响,2021年8月,经与山东医疗保障局交流,由公司提出放弃中选资格,山东邀请其他企业对该商品补标。

华北制药表示,事情发生后,公司高度看重,立即启动追责程序,对责任单位主要负责人等有关责任人予以免职等处置。华北制药立即组织拟定整改手段,力争9月底前完成审批,扩产后预计年产能力达1亿粒,并加大与该商品其他中选省份的交流,全力以赴保障该商品在其他中选省份的提供。

《每天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从供货时间看,七个省份都于去年11月开始实行国家集采结果,山东于去年11月16日起正式实行国采结果,华北制药在各地区提供布洛芬缓释胶囊的时间均不足一年。在其放弃中选资格后,天津、陕西、湖北、湖南、青海等其他省份的后续供货问题将怎么办,现在尚没明确答案。

唯一确定的是其在山东的份额急需补足。依据第三批国采文件中选药品第20条规定:“中选企业出现中选品种没办法提供或取消中选资格等状况,导致协议没办法继续履行时,从本次药品集中采购该品种其他中选企业中确定替补的提供企业,由替补企业按替补企业中选价进行提供,因保障提供产生的额外支出由没办法履行协议的企业承担。”

因此,在8月11日华北制药主动提出放弃中选资格后,山东医疗机构的反应较为集中和强烈。8月19日,山东公共资源买卖中心发布通知称,珠海润都制药将作为替补企业,将为山东提供布洛芬缓释胶囊,但考虑到其当时价格低至0.203元/粒,目前多出来一个省的供给,对于珠海润都也是不小的挑战。

而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也于20日公布了对华北制药弃标断供一事的处置结果——直接取消其在2022年5月十日之前参加国家集采申报的资格。

记者注意到,在2021年年报中,华北制药就将抗感染类、化学药制剂商品收入减少归因于疫情影响和国家集采、政府带量采购政策下中标价格低;部分区域丢标、弃标致使销售量降低。而其今年一季度净亏损约5720万元,根据现在一年两次的集采步伐,或将错春节底的第六次国家集采。

上一篇上一篇:民族品牌指数反弹 超七成成分股上涨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